亚马逊河畔筑梦人br——中国电建实施厄瓜多尔辛克雷项目系列报道之二

火狐体育全站官网|(2024官方)-ios/安卓下载地址  » 施工现场 »  亚马逊河畔筑梦人br——中国电建实施厄瓜多尔辛克雷项目系列报道之二
0 Comments 下午6:06

由中国电建汇集各方力量历经6年奋战后,2016年的辛克雷水电站建设,进入了硕果累累的收获季节。

在首批机组投产发电庆典仪式上,厄瓜多尔政府副总统格拉斯说,中厄人民合作能够做成大事业。

中国驻厄瓜多尔大使王玉林称,辛克雷电站建设发挥了示范作用,书写了中厄合作新篇章。

是的,中厄真诚合作,亚马逊河畔千年沉睡的原始森林、万年寂静的安第斯山脉被唤醒,雄伟的大坝、宽阔的厂房和巍峨的铁塔高高耸立。水轮机的欢唱代替了河水的喧哗,条条银线将强大的电力输送给了缺电少能的厄瓜多尔人民

在造福当地人民、实现当地三分之一人口用电梦想的同时,中国电建也构建着自己“走出去”、打造国际化经营新格局的转型升级之梦,发挥了示范作用,书写了中厄合作新篇章。

2010年7月28日,辛克雷水电站(以下简称CCS)开工建设。以水电十四局为主的项目执行团队,在35岁以上的几个项目领导带领下,一群二十七八岁以下的“娃娃”开始了中国当时在海外承建的最大水电站、中国电建打入南美中高端市场第一个工程项目的施工建设。这是一个没有任何国际施工经验的“零国际”经验项目执行团队,正所谓“一张白纸好写字”。

CCS项目主任、时任十四局党委书记的洪坤说:“那真是激动和压力并存、兴奋与焦虑交织。”

年轻团队写的“第一个字”,是在对当地政治、法律、税务、劳工、设备、材料、后勤等情况进行全面考察评估的基础上,编制的涵盖设计到施工、生产到管理、一线到后勤等全过程的《项目管理体系文件》,以强化工程管控的科学性、系统性和风险可控性。

他们建立了由中方、业主和咨询三方组成的每两周举行一次的“高层会议”,加强了三方高层的协商沟通能力。虽然12小时开一个会议,争议辩论不断,却达成共识及时解决了影响项目顺利执行的重大事项。

他们还建立了由西班牙著名律师贝尔南多为主席,德国工程师卡尔、哥伦比亚工程师阿尔博特为委员的“联合争议委员会(CDB)”,作为中立第三方介入CCS项目实施中,以避免耗时费钱的国际仲裁和诉讼,公正合理地解决争议,更好地平衡合同当事人的利益。此会议至今共召开9次,成功解决13件争议,索赔金额达上亿美元、工期24天。

EPC总承包的C,指的是工程施工。ccs项目的主体施工主要包括首部枢纽、输水隧洞、调节水库和地下厂房四个部份,实施周期长、跨度大、难点多,“成本控制尤为重要”,项目总经济师张德高说:“我们每年进行一次项目总成本的系统分析测算,至今已形成了6个版本。”

定期滚动地对项目总成本进行分析测算,对各项费用构成、费用变化进行深入分析,找出预计利润的变化情况及产生原因,从而有针对性地研究和制定控制措施,就能从总体上把控项目成本,降低合同风险,不断提升海外项目管理水平,确保项目总体经营成果。

在他们看来,“进度是最大的成本”。经营助理王锋军说:“我们经常深入到四个施工部,与施工经理一道认真分析人、材、机成本投入情况,确定影响成本的关键环节和重点工序,及时纠偏、按月考核,确保重大节点目标的顺利完成。”

在全长24.8公里、最大开挖直径9.15米输水隧洞的艰难掘进中,他们对TBM1施工进行了11期刀具消耗、14期超进尺等考核,有力促进TBM1取得了月平均进尺663米、最高月进尺1059米的好成绩。对TBM1管片生产的激励考核,则量化到每片每环,也取得良好效果,TBM1管片生产任务于2014年2月22日提前圆满完成。

在ccs项目部,流传着一个经营部门直接组织指挥施工的故事。2012年2月,电站建设如火如荼,大量的施工及管理人员进场,但生活营地的建设却因当地分包商施工缓慢而严重滞后,尤其是作为项目办公和生产指挥中心的2号主营地。由此,业主对项目部的施工管理能力产生了严重质疑。

为扭转被动局面,项目总经张德高临危受命,白天担任2号营地施工的生产指挥,夜晚处理合同商务的繁杂事务。按照一流大型跨国公司的高标准建设好营地,时间紧、任务重,他带领1名经营部副主任分解、细化营地施工进度计划,倒排工期,硬是在一片沼泽地上按期完成了2号营地的施工任务。张德高的脸虽然晒成了“皮带脸”安全帽摘下来,晒黑的脸上醒目地留下一圈白白的帽带印痕,但良好的施工组织和管理能力,却彻底改变了业主先前的不良印象。

面对整齐划一、环境优美、设施配套的2号营地,业主总经理赞许道:“我喜欢营地里的一草一木”。

在ccs项目部采访,还听到了一件新鲜事,项目部成立了一个设计研究院。包括外聘的20余名当地工程师,设计研究院高峰时人数达100余人,现任主任是28岁的和国雄。

EPC总承包的E,指的是工程设计。CCS项目的设计主要分为概念设计、基本设计和详细设计,各个阶段的设计文件需经业主的严格审批。设计范围包括首部枢纽、输水隧洞、调蓄水库、引水发电系统等主体工程和永久运行村、输变电线路、架空索道等附属工程;主要工作量如以详细设计阶段的图纸张数、计算书和报告份数来计算,总量约达9000张(份)。

设计工作是整个工程施工的龙头,其对工程建设的进展、质量、成功与否等等起着至关重要的引领作用。而协调参与CCS电站设计的各方力量通力配合、引进和管控国内外知名的设计及咨询机构等工作的这付设计管理重担,就压在了年轻的和国雄肩膀上。

“语言障碍是最大的困难”,和国雄说:“合同语言是西班牙语,而我们非常缺乏熟悉水电工程的西文翻译,致使准备西文设计文件存在极大挑战。我方每完成一份文件都要经过中文英文西文这样一个转换过程,业主的函件也要经过同样的转换。”

面对语言困难、规范困难、理念差异困难,设计研究院采用设计管理新模式,引入“外脑”,引入当地工程师,推进“设计后的设计”,仅用一年就完成了项目概念设计的审查、批准;又用13个月完成了12卷的基本设计报告,并同步完成详细设计阶段的设计准则、计算书、报告、图纸约12080份,最高月完成率达500份,最高月批准率达400份。至2015年底,主体项目的各项设计全部完成。

EPC总承包的P,指的是工程设备的采购。CCS项目的永久机电设备采购链条长,从机电概念设计、采购招标、驻厂监造、出厂验收,到海陆运输、现场验收、安装检验、调试运行等,众多设备材料从中国和世界的各个著名厂家云集工地,要经过11道采购大流程、6道安装大流程,其间的往返小流程不计其数。

2013年4月11日,中国电建国际公司代表、项目部机电经理封雁国,来到法国巴黎验收500千伏高压电缆。刚下飞机,他就接到母亲去世的消息。含着眼泪验收一星期后回到家,他捧着母亲的骨灰盒已哭不出声来

运输长4.1米、宽3.2米、高5.6米的辅助变压器时,途中碰到一个高度不足5米的桥洞,设备过不去。机电助理刘和林、2011年才走出校门的小伙赵磊,在一会暴雨一会大太阳中跑前跑后,硬是想出个将卡车的“大轮胎换小轮胎”的怪招,降低了车身高度,顺利通过桥洞。每天清早六点上。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