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会种地的木工不是好电工:生态农场需要什么样的人才?

火狐体育全站官网|(2024官方)-ios/安卓下载地址  » 生产设备 »  不会种地的木工不是好电工:生态农场需要什么样的人才?
0 Comments 下午11:31

我是小米。2021年12月,26岁的我从公务员培训公司辞职,没想好要找什么工作,就回家准备过年了。过年期间,我开始思考自己未来的发展,我还是想回到自己的本专业——农学。

回顾我的同学们的职业选择,一些是从事科学研究,一些是在种业或者农资公司做销售,以上的工作我都不感兴趣。正苦恼之时,看到了早就关注的食通社发布了的招募,当天我就兴奋的填写了报名表。

通过面试后,我在2022年3月8日来到上海奉贤的乐田海湾农场实习,感觉自己又重新启航了。

乐田海湾农场采用“租地会员制”:付一年的土地租金,即可享受一整年的生态蔬菜,还可以享受参加亲子活动和其它服务的优惠。

和会员仅仅预付蔬菜费用的农场不同,租地的模式让会员有了成为“地主”的获得感:城市会员们不只是坐等快递送菜上门,而是会定期来自己的菜地面前去观察、管理、采摘,能更好地了解蔬菜从土地到餐桌的整个过程。

另外,会员制也意味着农场和会员风险收益共担。农业很大程度上还是靠天吃饭,气候会影响农作物的品质和产量。台风导致的蔬菜减产,南方干旱造成的某些虫害爆发,去年疫情导致蔬菜无法采收配送等风险,都由农场和各位会员一起承担了,有助于减轻农场的运营压力。

当然了,会员和农场并不只是“有难同当”。农场夏季黄桃成熟、或冬天萝卜白菜上市时农场会免费分给一些给会员。而会员们会把不需要的图书或者办公设施捐给农场,会在农场一年一度的会员节上,为农场发展建言献策。疫情时期,还有不少会员家庭留守农场用劳动换食物,解决了农场劳动力短缺的问题。总而言之,农场和会员是一种“有福同享,有难同当”的紧密关系。

会员之间也构成了独特有爱的社群。目前有100多个会员家庭来农场租地,租地的原因大多相似,要么是为了孩子的身心健康,想让孩子吃上健康安全的蔬菜,在农场自由的环境中释放天性;要么是为了父母的休闲养老生活,从土地和自然中感受生活的乐趣。大家关注的话题都比较一致,也有共同的价值理念,常常在微信群中讨论的不亦乐乎。

乐田海湾的负责人袁清华老师对朴门永续农业、自然农法等多个农法都有涉猎,也将这些理念贯穿在农场的各个环节中,比如朴门永续的循环理念。

农场老掉的蔬菜和厨余垃圾,会配合玉米饲料,喂给农场的“二师兄”们;不太好的黄桃会用来做黄桃酵素;黄桃林下养鸡,既防止了杂草生长,又给土地施了很好的肥料;山羊每天会被安排在不同的区域吃草;农场的森林面积很大,掉落的干树枝冬天可以用来围炉烤火、烤红薯,或者做土灶饭,美食也染上了树木的香气。

塑料瓶、易拉罐和玻璃瓶等材料,农场也专门安排了区域回收,塑料瓶可以做成供人们休息的石笼椅,玻璃瓶经过清洗,去掉标签纸,被用来丙烯彩绘,做成各种形状的装饰品,或者放进面包窑里作为保温的好材料。

●农场的素食主义者山羊;二师兄在疫情期间繁衍迅速;取食于桃林,造福于桃林的“桃林鸡”。

乐田海湾能在很大程度上实现物质产出的内循环,不需要太多外部投入,但也对农场的管理者提出了很高的要求。如果说在城市公司工作需要专业化人才,那么像乐田海湾这样的生态农场更需要复合型人才。

袁老师就是农场需要的复合型人才,可以用“不会种地的木工不是好电工”来形容他。偌大一个农场,常常有临时状况发生,农场主掌握N种技能也不嫌多。看到袁老师忙碌的身影,如果不问很可能猜不到他在做什么,一会儿去修理三轮车,一会儿去锯木头修理栅栏,一会儿又去地里回答会员的问题……大部分时候只有晚上才能静下来,做一些文字工作。

农场的工作人员也通常身兼数职。我实习期间负责接待会员和参观者、策划组织执行亲子活动方案、运营公众号、采菜配送,夏天时候会用推草机除草、给茄果类蔬菜搭架或套网、带领小朋友采摘黄桃等。

这些工作不可能坐在办公室完成,也不是制定好计划就能按部就班去做,需要经常跑来跑去,也会发生很多意料之外的事情。但是这种灵活的工作模式也有很多益处:不用久坐,降低了颈椎患病的风险;和自然亲密接触能够缓解压力;多面手的工作则会增加不同的经验——农场这个大课堂,教给了我各方面的知识。

实习刚开始的时候,我在农场夏令营做助教老师,照顾小朋友们的起居和安全,后来参加了农场组织的福建游学活动。去年9月份,我开始带一些周末的亲子活动。

在整个过程中,我发现上海的家长非常关注孩子的身心健康,重视孩子的劳动教育和素质教育,鼓励孩子学习手工课程、食育课程、农耕课程,让孩子在大自然中成长,丰富孩子的感官体验和动手实践能力。

而今年过年回家时我发现,虽然农村的孩子和大自然的距离更亲近,却没有机会充分享受自然的馈赠。

比如我侄女放学后和节假日一般都在家里看电视或者手机。她本来对很多事情都有兴趣,但因为父母忙或者不会教育,最终将她的兴趣浇灭。她很想试着包饺子、揉面团,却被她爸妈的一句“别捣乱”无情拒绝。又比如说种菜:我们家房前有一片20平的自留地,除了我妈妈之外,几乎没人参与管理,更不用说小侄女了。所以现在很多蔬菜虽然小侄女认识,但不知道是怎么种出来的,这大概也是她不喜欢吃蔬菜的原因之一吧。

其实,农村有宽敞的空间和丰富的资源可以让小朋友使用,也保存了更多传统农业和食物文化,是很好的户外课堂。他们可以学习使用工具、做饭、资源回收做手工、甚至做木工等等。如果有更多自然教育的资源向农村地区倾斜,而家长也能改变自己的观念,那么孩子们一定不会只盯着手机,而是看到小小屏幕之外更美好的世界。

●乐田海湾农场组织的“好好生活”夏令营,什么时候能在乡村地区看到这样的活动呢?

现在我已经离开农场,正在寻找新的发展方向,但是这段实习经历给我留下了很深刻的回忆,就像我对农业的感觉一样,很苦但也很甜。听说乐田海湾最近迎来了新一期的实习生们,祝他们也能在那里收获满满!

食通社第一期生态农业实习生。一入农业深似海,不想做沙滩上的小咸鱼,就做海里的一条自由自在的小虾米吧!

食通社第二期生态农业实习计划已经截止报名!本期共有21位伙伴通过筛选,已经陆续在农场开启实习生活。

我们期待生态农场可以将农场管理、生产技术、销售推广等宝贵经验梳理出来,供想返乡从事生态农业的年轻人参考。同时,有着多元背景的实习生们也可以贡献所长,为农场注入活力,并降低自己将来返乡创业的学习和试错成本。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