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变电工:三个月狂赚47亿为何股价下跌?

火狐体育全站官网|(2024官方)-ios/安卓下载地址  » 生产设备 »  特变电工:三个月狂赚47亿为何股价下跌?
0 Comments 上午7:20

特变电工是一家值得好好研究的公司,不管是如今的成就,还是当年走过的风风雨雨,都有很多珍贵并且可以学习的东西。

创始人“张新”也并没有出现在公众视野,属于上市公司实控人中信息量比较少的。

这也是我们研究公司,除了业务、竞争力和财务数据之外,还要清楚创始人和公司发展经历的原因。

对于特变电工来说,因为公司产品的应用场景比较少,再加上比较低调,所以像是隔了一层神秘的面纱。

昌吉市变压器厂属于旧时代的产物,我们都知道在计划经济的时候,公司员工是分三六九等的,身份层级比较多。

而且几乎没有激励制度,不干活和努力工作没区别,都不影响每个月到手的固定银两。

所以改革开放之后,市场经济诞生的民营企业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击溃大街小巷里面的各种国企和乡镇工厂。

当年的昌吉市变压器厂同样也面临这个局面,连年亏损,已经到了半年都发不出工资的程度。

这还不是最惨的,新疆地区的气候远比南方恶劣,下起雪来,盖过人的头顶一点都不夸张。

那是在1987年的年底,《乌鲁木齐市化工厂》的厂长到张新的宿舍找到他,邀请张新去化工厂做电气工程师。

参观了一遍比变压器厂大很多的化工厂,最后到厂里的电气车间,即便只是一个车间,也是变压器厂的好几倍大。

厂长指着车间里一台又一台的设备对张新说:“张技术员,以后这些设备就都归你管了,工资在你现在的级别上涨两级,每个月100元。”

这还没完,接着又带着张新到了宿舍区,一栋栋刚完工的崭新宿舍,充满着朝气和阔气。

在三楼的一间宿舍里,厂长对张新说:“这个房子是你的了,六十多平,两室一厅,比你现在合租的二十平房子大多了吧。”

此时的张新,还没来得及消化这个突发的“喜讯”,懵懵懂懂,像极了农村的孩子获得一个城市里面才能看到的玩具。

1988年的正月初五,张新想着去给自己的贵人和恩人拜年,顺便告诉他们这个好消息。

先到了刘书记家里,一阵寒暄过后,说起了要去化工厂的事情,书记非常高兴,觉得年轻的张新去更好的地方更好的发展,是大喜事。

下午从书记家里出来,外面的寒风略微吹散一点酒气,但是丝毫没有侵蚀内心的喜悦。

一路微醺状态走到师傅家里,王秀芝家境贫寒,房子很矮,采光也不好,冬日里屋内经常是昏暗的光景。

王秀芝在听完张新兴奋的讲述后,没有像张新期待的那样,替他高兴,送上祝福的话语。

而是长叹一口气,眼泪情不自禁的流了下来,沉闷的说:“你们这些优秀的年轻人都走了,剩下我们这些老伙计怎么办啊?”

听到师傅这样说,张新顿时酒醒大半,看了看四周简陋的条件,心里暗叹:“对啊,当初我们都是这些老师傅给带出来的,现在我们都走了,他们怎么办?”

不过王秀芝还是强行留着张新吃了一碗面,没有好酒,也没有好菜,只有一碟切碎的咸菜。

王秀芝又叹了口气说:“不止是我,那些老家伙都好不到哪去,半年没发工资了,有些孩子都上不起学,还有的甚至已经断粮。”

回到家后,一夜无眠,满脑子都是过往的点点滴滴,直到太阳升起来了,张新才做出了决定。

再一次来到老书记家,开门见山的说:“书记,我不去化工厂了,我走了,这些老师傅,可能饭都没得吃了。”

书记看着张新,沉默了几个呼吸时间后说:“你要想清楚了,这个厂已经这样了,以往换了多个厂长都没有起色,而且现在连厂房都倒了,你凭什么能做好?”

张新很坚毅的回答:“确实很难,说实话,我也没有多大的把握,但是我愿意尽我所能去拼搏,就当是给那些老师傅们一个交代。”

看着眼前这个朝气蓬勃的年轻人,老书记连连点头,称赞道:“好小子,没看错你,只要你敢干,我拼了这把老骨头也要帮你,厂子清算破产的事,我去解决,我也调到这个厂来,咱爷俩搏上一搏。”

接下来一切都很顺利,变压器厂在那时不破产,然后投票选厂长,总计53份选票,张新拿到51票,正式出任变压器厂的新厂长。

接下来摆在所有人面前的困难,是厂子已经倒了,需要重建,而重建需要资金,可是账上早就没有了一毛钱。

张新开了一个动员大会,演讲的时候说:“天上不会掉馅饼,这个世界也没有救世主,所有问题,都只能靠我们自己,靠我们的双手去解决,现在厂子的情况大家都清楚,我们没有钱买新材料建厂房,但是我们可以用我们的双手去捡砖头和钢筋,大家都回去把能用上的工具给拿过来,我去想办法解决水泥问题。”

张新每天都会去银行,希望能向银行贷款三万元,但是每天都会被拒绝,因为这个时候厂子已经欠了银行23万,更何况现在资不抵债。

一个多月后,银行信贷员被张新的坚持感动了,终于带着他见到了有贷款权力的科长。

张新把早已准备好的账本拿出来,告诉科长,我们所有人都不要工资,能够在外面找到的材料都不用买,只需要买必须的建筑材料……。

后来这个事惊动了市里面领导,经过专门的开会研究,终于同意再贷款3万元给变压器厂。

就这样在大家万众一心的艰苦奋斗下,一座新厂拔地而起,而且耗资居然才“2万元”。

仅仅过了3个月,工厂就开始盈利,已经一年没有拿工资的所有员工,终于开始有工资了。

张新当然很早就意识到“同工不同酬”的弊端,于是果断开始改革,不分职务,只看劳动成果,谁做得多,谁做得好,谁的贡献大,谁就拿得多。

但好处无疑是巨大的,所有员工的工作积极性被充分调动起来,生产力和运营效率直线上升,工厂效益也就越来越好。

到了1992年,当时和政府约定为期五年的承保期限已经到期,由于成果非常好,工厂拿到了近200万的奖励。

原则上这笔钱是要分给所有员工的,很显然会造就一批“万元户”,那个年代的万元户就是现在的土豪。

所以张新召集所有人,开诚布公的谈了一次,把行业现状和未来的发展前景进行了详细解说,也就是所谓的“画饼”。

其实到了那种情况下,张新已经是大家的精神领袖,毕竟是他让大家吃上饭,是他让大家成为了土豪。

所以接下来所有人都纷纷效仿跟随,工厂瞬间实力大增,这才有了《特变电工》的诞生。

先是在1993年,既然大家纷纷投资,股改就成了必然,所以工厂改革并且更名为《新疆特种变压器制造股份有限公司》

又经历了三年的高速发展期,与新疆电线电缆厂合并,再次更名为“特变电工”。

特变电工在随后的30年发展过程中,除了变压器业务之外,还扩展了新能源、煤炭等一系列新业务。

特变电工旗下子公司《新特能源》已经单独分拆上市,新能源业务主要在该公司名下。

其中多晶硅在新特能源旗下,我们就不讨。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