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牌特工娶了二婚女暴露前留话:若我没回来会管你吃穿

火狐体育全站官网|(2024官方)-ios/安卓下载地址  » 施工现场 »  王牌特工娶了二婚女暴露前留话:若我没回来会管你吃穿
0 Comments 下午3:43

1942年,上海的一家无线电修理商店中,店主在看完一封信后就脸色大变,他关上了门急匆匆的赶回到了家中。

男人沉默的抚摸着三个稚子,片刻之后他泪水涟涟的对妻子说道:“李先生出事了,我要走了。我的真名是涂作潮,我会回来接你们的。”

看着妻子呆愣在原地,他走向前紧紧的抱住她:“要是我回不来了,你就去找,他是的领袖,他会管你们娘几个吃穿的。”

他深深的望了妻儿一眼,似乎要把他们看在心底,随后他就大步流星地走出了家门。

1903年,涂作潮出生在湖南长沙的一个贫寒的家庭。从小他们家就是靠天吃饭,种地来维持生活。

俗话说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涂作潮到了十四岁的时候就为了减轻家里的负担,外出打工了。那时候的人们都是靠手艺吃饭,他在思索之后成为了一名木匠。

长沙作为风云变幻的场地,也掀起了革命的热潮,涂作潮也加入到了工人罢工的热潮中,也因此他丢失了工作。

1924年,涂作潮决心去上海闯荡,他进入到了一家工厂中打零工,期间他因为表现出色被厂领导批准其去夜校读书进修。

在夜校读书期间,涂作潮结识到了我党人士。经过一年的考察,他加入到了我党。

入党之后的涂作潮斗争很勇敢,1925年5月,他在得知顾正红同志已经牺牲的消息就很是愤慨。风声还没过去,他就举着旗帜一路演讲。不出所料,当天晚上他就被逮捕了。

在狱中他也没有退缩,反而是鼓动身边的狱友一同绝食来支援“五卅运动”,即使是鞭打拳踢,他也毅然宣传着革命。

出狱之后,涂作潮分到了一支手枪,但是性格莽撞的他却没有经过允许就开枪了。

在看到一个女工正在被流氓调戏,他想都没想就拔枪射击,他也因此暴露了身份。为了能够让他有纪律,党组织就给了他一个处分。

性情勇敢又鲁莽的他却在苏联受到了欢迎,那些教官们觉得他很有个性,于是给他起了一个和“刺客”有关的名字——沃罗达尔斯基。

1928年,六大在莫斯科召开,涂作潮也受邀参加。无巧不成书,他正好坐在了的旁边,也由此他认识到了周总理夫妇。

在听到涂作潮的革命经历之后,周总理笑着说道:“原来你就是湖南的那个木匠啊。”

会议期间,根据国际的推荐,中央决定让涂作潮回国之后担任湖南省委宣传部长。

然而面对着重任他却再三上书拒绝:“我知道自己才疏学浅,且没有相关的经验,唯恐不能升任这份工作,请党组织令寻其人。”

彼时国内正缺无线电通讯的人才,周总理在看完他的报告之后,就决定让他们一批人去伏龙芝军事通讯联络学校秘密学习无线电技术。

涂作潮临行之前,信誓旦旦的对着周总理说道:“我一定会努力,不辜负党的信任,早点学成报效祖国。”

没承想,信心十足的他到了学校却受到了打击。他没有学过数学课程,无线电的公式对他来说无疑是天书。

但不服输的他却输在了身体原因上,由于他之前生过脑膜炎,记忆有障碍,收报速度上不去。学校要求报务员每分钟越好能录下100多个电码,他连30个都记不全。

他陷入了一片迷茫之中,没曾想这竟然难倒了门外汉,可他身负重任,该如何向前走?

这时候有一个教官给他指明了方向:“既然你这个不行,不妨换个思路,去学机务,维修和组装电台如何?”

这句话一下让涂作潮的眼睛都亮了起来:“既然我之前做过木匠,这又算是电工,虽然二者大相径庭,可这不都是修理,说不定我能行呢?”

那时候路过的行人谁也没想到这挂着“上海福利电器公司工厂”牌子的屋里竟然会是我党的无线电培训班,涂作潮就在里面担任教师。

但没多久,的特务就如同猎犬嗅到了美味的肉,他们冲上门抓捕了正在培训的干部。

涂作潮当时正好提着一桶油漆回来了,在看到形势不对后,他立马装作是前来粉刷的油漆工,才幸免于难。

后来他辗转到中央苏区,先后担任多个职位。他仅凭几个常见的工具,就为红军组装出了第一批电台。

他还用他过硬的技术改装了电台,极大的方便了中央与苏区的通讯联系,而且还能对敌人展开监听,进而掌握敌人的情报。

1934年红军开始了长征,但那时涂作潮得了疟疾,他留在了苏区。在临行数天之前,他就报告给上级:“希望长征的红军能把我的机务技术带走,这样我也算是尽了一份力。”

彼时,步步紧逼,加大了对苏区员的搜寻和逮捕力度。涂作潮跟随着剩余的战士打起了游击战,但后来在一次战斗中,他却与队伍走散了。

他并没有气馁,反而是一人开启了为其一年半的万里长征,昼夜赶路。有时候累了就睡在坟场,饿了就吃野果子,为了能够顺利到达,他还四处打起了零工。

“木匠”还活着的消息传到陕西之后,周总理开心不已,他两次发电报令涂作潮去西安还有延安工作。

在西安事变时,涂作潮几次改装了无线电台。不仅保障了情报的顺利传递,而且还保证了我党联合抗日主张及时向全国发布。

事情告一段落之后,李克农把涂作潮喊了过去,拉着他与潘汉年相识之后,交托给他们了一项艰巨的任务:去上海恢复我党在那的秘密电台。

涂作潮化名为了蒋林根,开了一家“恒利无线电修理公司”,他就这样如同一个商人潜伏了下来。

涂作潮的心中骤然一紧,他回想了自己有没有暴露的行为,但想来想去都一无所获。于是他笑着试探道:“是吗?我哪里像?”

米店的老板神神秘秘的看了看周围,又开口:“你看你三十多岁了,还是孑然一身,你还自己住一栋房子,连亲朋好友都没有,能开店的人怎么会这样呢?”

经受过特工训练的他须臾之间就想出了对策:“我这不是独自生活,房子我还找了宋巡捕合租呢,我这大老粗也一直结识不到女子,不然你给我介绍一个妻子?”

“而且我看那些枪毙的都是穿着长衫,带着眼镜的,我看你就很像啊。”涂作潮一边说一边开始用眼神打量米店老板。

米店老板一听此话赶紧求饶:“哎哟!这可不能乱说,要是传出去了,咱俩都要被抓起来了。”

潘汉年给他介绍的都是党内同志,他却不满意,因为他有张罗妻子的标准:首先要没文化,这样她就不知道自己的潜伏工作;其次还要有孩子,因为三十多岁的男人没有孩子太显眼了;最后还要有生育能力,因为他喜欢孩子,也想成家立业。

最后还是在宋巡捕介绍之下,他结识了张小梅。她正好符合涂作潮的三点要求,于是在党组织的批准之下,他们两人结婚了。

涂作潮一直谨记着党组织的纪律,从来没有对妻子透露过一分,一直用假身份过着平淡的生活。

张小梅结婚后就一直在家相夫教子,还给涂作潮生下了一个儿子,从来不过问生意上的事情,一心扑在了家庭上。

涂作潮就卖掉了原先的店铺,又换地方租了两间店铺,挂上了“福生无线电”的牌子。他就是老板兼任师父,李白就是账房先生兼任学徒。

那时候两人白天经营生。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